主持人: 魏雯靜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8922214

往期回顧

返回甘肅廉政網
國爾忘家的將軍

家,是每一個中國人竭力經營的地方。因為家是根據地,是不凍港。有了家,心才不再漂泊。有家在,外面再大的風雪也不怕。

為了這方樂土,眾人無不殫精竭慮,使盡渾身解數。辛勞一生者有之,瘋狂聚斂者有之,甚至空忙一場者也不在少數,真可謂“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然而,也有這樣的例外,只想著“國”,而忘了自己的“家”,北宋的劉福就是這樣一位。

劉福是位戰功卓著的將軍。北宋初期,他已經擔任指揮使的官職了。“指揮”在北宋是最重要也最普遍的軍事編制單位,每指揮轄步兵五百人,其統兵官便是指揮使。宋太宗趙光義執政后不久,劉福又升為涼州觀察使。觀察使為正五品,虛銜,沒有實權,但是相對于此前他所任的指揮使來說,級別是明顯地提升了,岳飛手下的大將牛皋立了大功之后,就授過觀察使。北宋由于實行以文制武的政策,武將的地位要略低于文官,但是由于武將對于國家的特殊作用,為了調動武將的積極性,維持一種平衡,武將的經濟待遇普遍要高于文官。如當時一個翰林學士承旨(翰林學士負責起草任免將相大臣、宣布大赦、號令征伐等有關軍國大事的詔制,責任重大,而翰林學士承旨則是翰林學士的領班,有內相之稱,有不少宰相都是從這個職務中提拔的)的官職,月工資不過一百二十貫,而觀察使則高達二百貫,其俸祿與宰相級的參知政事、樞密副使基本相同。

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大文豪蘇軾、歐陽修、蘇轍等長期被房子所困,而作為觀察使的劉福,情況顯然應該好得多,即便住不上別墅,但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應該不是天方夜譚。

可是事實卻偏偏不是這樣,劉福將軍到死也沒有住上自己的房子,也就是說,他最后是在別人家辭世的。其實,劉福的兒女也曾建議他,我們家人口多了,擠在小房子中多不方便,何不買套大一點的房子。可劉福怎么說呢,他說:“我受祿厚,足以僦舍以庇。汝曹既無尺寸功以報朝廷,豈可營度居室,為自安計乎?”劉福認為,他自己受祿豐厚,足以租房居住。你們沒有一點功勞以報答朝廷,難道可以營造居室,為自己安逸打算嗎?劉福最終也沒有買房子。

劉福這話是在他花甲之年說的,不到兩年他就死了。宋太宗知道了這些情況后,感念老將軍戎馬一生的忠心耿耿和為大宋江山立下的汗馬功勞,日子過得竟是這樣的窘迫和寒酸,不由得悲從中來,當即賜給他的兒子白金五千兩,以圓賢臣一家多年的房子夢。

那么為什么劉福會窮到這樣呢?他那么多的俸祿都哪里去了呢?《宋史·劉福傳》是這樣說的:“福至部,按行城壘,調鎮兵以給繕完,出私錢以資宴犒,寇雖大至,而恃以無恐矣。”也就是說,在劉福的行伍生涯中,為了戰勝敵人,為了激勵士氣,為了撫慰生死與共的兄弟,他的俸祿都用來犒賞麾下的士兵。

所謂國家,即先有國而后有家,倘若國都沒了,家還怎能存在?就如同皮之于毛,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劉福就是這樣想的。史書上這樣評價他:“劉福御下有方略,所至著績,受祿雖厚,而不為燕安之謀,可謂國爾忘家者矣。”

世人都知道漢代霍去病的這句豪言:“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其實,宋代的劉福也很了不起,前者畢竟在世時間短,而劉福則是國爾忘家了一輩子。(馬軍)


新疆35选7开奖预测 甘肃福彩快三预测号 蓝洞棋牌官方下载app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选3 qiutan足球即时指数 球探篮球比分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晚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两期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彩赛车九码 山东麻将的特点 足球比分970014433 重庆百变王牌官方网站 天天中彩票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介绍 彩1彩票安全吗 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