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靜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8922214

往期回顧

返回甘肅廉政網
我的家風故事:媽媽的詩意人生

編者按:“教育是詩一般的事業,需要教師火一樣的熱情!”這是我省肅南裕固族自治縣藏族女作家祁翠花的教育箴言。一場車禍讓她失去了左腿,但如天山雪蓮般堅強的她執著于鄉村教育,癡心于文學創作,用愛滋養著牧區孩子,也用自己的詩意人生影響著自己的子女。


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媽媽是位作家,但媽媽說,我首先是一名鄉村教師,其次才是名文學愛好者。是的,我的媽媽祁翠花,是肅南縣馬蹄學校一名普通教師。媽媽拖著一條沉重的假肢,在講臺上一站就是十七年。而媽媽參加工作三十多年來,總是一如既往地實現著她青春時的夢想。

三十二年前,媽媽從張掖師范學校畢業,來到祁連山下的祁林小學成了一名小學教師。

初次走上講臺的日子是幸福的,也是辛苦的。牧區小學條件艱苦,一周無法吃到一頓新鮮蔬菜,就著干辣椒咽下面條,媽媽從來不覺得那種生活的難熬。

媽媽說,作為一名老師,一定要盯住學生的需要。媽媽孜孜以求,讓學生學得明白清楚。在祁林小學工作的五年里,媽媽擔任五年的班主任,媽媽的班五年都是優秀班集體。牧民們把心中的話語用最樸素的聲音表達了出來:“老師,娃娃交給學校,交給您,我們最放心!”

1990年秋天,媽媽通過自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取得了中學教師資格證,被調入馬蹄學校,成了一名中學語文教師。

媽媽仍然擔任班主任。媽媽的身影多次出現在市電視臺的節目中,媽媽成了肅南教育戰線上出類撥萃的教師。媽媽所帶的班級,連續九年在全縣中學課程會考中名列第一名。媽媽連續九年被評為優秀教師,學校也被市上授予標準化管理優秀學校。她在各級各類報刊發表的教學論文多達四十余篇。媽媽走上了教學生涯的巔峰。

2001年3月,一份“倡議書”在肅南人民的手里傳閱著:“……今天,這個受學生敬愛,同事敬佩,領導信任的女教師受傷并截去了一條腿,如果她不能站起來,將是肅南教育界的極大損失……” 

那一年,媽媽由于意外的車禍截去了一條腿。一年后,媽媽在人們的親切關懷下重新站到了講臺上,媽媽又找回了從前的自己。

工作著媽媽便快樂著。媽媽在傷后十多年的時間里又帶出了四屆畢業生。十多年里,媽媽拖著一條十多斤重的假肢,像一個正常人那樣參加著學校的各項工作,在千頭萬緒的班主任工作和教學工作中,媽媽的斷肢殘端時常被磨得血肉模糊,疼痛難忍,有時候痛得無法穿假肢,媽媽拄著雙拐到教室里去,在殘肢下面墊上熱水袋,為學生批改作業,進行課外輔導。一層血疤,一層老繭,結了退,退了結,就這樣,十多年來,媽媽沒有無故缺過一天工,從不遲到早退。由于穿著假肢,媽媽行動上有著諸多不便。教學樓上沒有衛生間,媽媽一上去,便不喝水,為的是減少上廁所的次數。媽媽就這樣堅持著,什么也不說,沒有人知道媽媽在勞動中付出著怎樣的血和淚的代價。

工作了三十多年,除那一年腿傷住院外,媽媽擔任了二十九年的班主任,而且一直工作在牧區的最基層。現在,媽媽學生的學生都已和媽媽站在了同一個講臺上一起工作了,而媽媽還堅持用一條腿站著,實現著媽媽上師范學校時立下的當一名“好老師”的夙愿。

2013年秋天,學校領導考慮到媽媽的健康狀況,準備不再讓媽媽擔任班主任和教課工作了。但學生卻不答應,連續一周時間,學生、家長找了教導主任找校長,千請求萬請求要讓媽媽為他們上課,校長最后無奈地說:“我教了二十多年學,頭一次見到一個班級幾十名學生齊刷刷要求一名老師為他們上課的事情!”學生們說,只要作了祁老師的學生,我們就沒有差生。

在學校媽媽是好老師,在家中媽媽是好兒媳。媽媽與我奶奶共同生活了20多年。如今,我奶奶已經85歲高齡了,媽媽依然像奶奶的親生女兒一樣,拖著殘腿,給奶奶理發、洗腳、洗衣、做飯,樣樣事情都照顧得周周到到。工作了一天媽媽已經很累了,但媽媽還是拖著假肢陪奶奶出門散步,媽媽怕多病的奶奶老悶在家里心情會不好。由于截肢后給媽媽身體留下許多疾病,媽媽的工資大部分都吃了藥,而且假肢也得更換,又要負擔一家四口人的吃穿用度,媽媽和爸爸兩個人的工資就很緊張,但媽媽還是省吃儉用為奶奶買了米糊機、榨汁機,因為奶奶牙齒不好。人們看到媽媽如此精心地照顧著奶奶,都說:“就是一個健全的媳婦,未必就能做得這樣好!”

媽媽開朗、活潑,愛好廣泛,珍惜時間,勤奮工作。媽媽是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媽媽創作的詩歌、散文、小說曾多次在省內外比賽中獲得大獎。多年來,在各級各類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三百多篇(首)。媽媽參與編輯的《金張掖史話》《肅南史話》《張掖春秋》《張掖大事年鑒》《古詩話甘州》等書籍都己經出版發行。媽媽利用業余時間創作出版了一百二十萬字的長篇小說《天山祭》,七十萬字的長篇小說《九九重陽》,散文集《母性天空》,詩歌集《生命夢痕》,金張掖鄉土教材《詩韻祁連》《祁連山北麓野生花卉集錦》。她的第三部長篇小說《牧屋》已被中國作家協會立項,正在創作中。媽媽還有不少創作計劃,她準備出版短篇小說集《人才》、散文集《干年馬蹄寺》《祁翠花古體詩文集》等。

2015年,媽媽被北京桂馨基金會授予“桂馨南懷瑾鄉村教師獎”。這個獎項每三年才評一次,每一次全國僅有十五位教師獲此殊榮。頒獎詞說:“……表彰您為中國鄉村教育做出的突出貢獻”。

媽媽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寬闊無私的教育情懷,媽媽頑強的寫作精神和敬老愛幼的高尚品德,時刻感染著我,我經常覺得,我在生活中如果不努力,是很對不起媽媽的。我從小受著媽媽言傳身教的潛移默化,學習勤奮,尊敬師長,我能夠寬以待人,嚴以律己。

媽媽說,一個人的能力有大小,但追求永無止境。媽媽覺得自己沒有理由不努力工作。我也覺得自已沒有理由不像媽媽那樣生活。工作好了,媽媽會很詩意,工作好了,我也一定會很詩意。

(作者:樊奇  肅南縣馬蹄學校)


新疆35选7开奖预测 888彩票首页 药店赚钱还是超市 微信彩票程序 重庆时时彩龙虎老群 地下城勇士币 雪缘园app下载 意甲雪缘园 真钱图片大全 金牛彩下载 天津11选5开奖数据 网购食用菌包赚钱吗 江苏体彩e球彩玩法介绍 老快3 diannao赚钱软件 胜负彩17163有多少奖金 澳洲幸运10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