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靜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8922214

往期回顧

返回甘肅廉政網
我的父親:公家的“光”一點兒不能沾

編者按:父愛如山。父親對子女的愛總是默默無聲,寓于生活的點滴之中。父親用自己的一舉一動影響著子女,與子女而言,這是無聲的教育,更是寶貴的財富。本期我們選編一篇有關父親的文章,文中的父親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什么是公私分明,更體現了一個普通家庭的家風家教。


我的父親楊瑞倉,是一位50年黨齡的黨員,今年82歲了。他1935年10月出生在陜西渭南,14歲喪母后隨著三叔來到蘭州謀生。一個外鄉青春少年,懵懵懂懂,在蘭州腳跟還未立定,1949年8月24號夜開始,我的父親耳聞目睹了從荒寂無綠的南山到馬步芳重兵防守的白塔山,炮火連天,硝煙彌漫……

蘭州解放了!我的父親進入了蘭州通用機器廠當上了精密磨齒機學徒工,這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多年,成為了高級技工,直到退休。在我的眼里和記憶中,父親是家教嚴厲、勤于學習,特別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作為僅次于“三轉一響”之外的時尚,蘭州開始有人家安裝日光燈(俗稱,即熒光燈)。相比于傳統白熾燈的昏暗,日光燈白中透著淡淡的藍光,明亮清新,好不讓人羨慕……傍晚,天色漸暗,廠礦子弟小伙伴們一起玩耍,只要一看到誰家窗戶里透出的是日光燈的光芒,就唏噓不已,片刻之間,孩兒們蹦跑跳的腳步都要暫停一會兒,我更是欣賞贊嘆人家窗戶內噴灑出的那一抹清新的光……

不知什么時候,父親似乎是看出了我們兄弟妹妹的心思!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親搗鼓木板的噪聲吵醒了我們。他從家里床底下找出一塊窄窄的長條木板,又是銼刀、又是手鉆,一會兒砂紙打磨、一會兒打眼穿線,忙得不亦樂乎……我好奇地問著父親:“這是要造什么好東西,是給我的軸承車,還是滑冰車…?”父親微微一笑:“這幢樓三個單元共三十六戶人家,現在有五戶已經安裝了日光燈,咱們這單元還沒有人裝,我們要成為第一家有日光燈的……我們車間里用的日光燈我研究了,其實簡單得很……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和弟弟妹妹拍起雙手,激動不已,期盼之情濃烈……兩周內,父親利用星期天,騎著自行車從蘭州城里買來了鎮流器、啟輝器、拉線開關等材料,逐步安裝在那塊木板上。

一晃一月有余,然總不見我們家的日光燈管掛上屋頂,發出光芒……弟弟妹妹年幼無知,我可是在我們小伙伴圈里夸下海口的:我家很快就有日光燈啦!

看著那塊木板上只是缺少日光燈管,其它都各就各位,我不禁好奇地問父親:咋還不裝上燈管呢?

“我連續四個星期天在城里跑,就是買不到三十瓦的日光燈管,可是四十瓦的日光燈管有的是……”父親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就買四十瓦的唄,你看這樓里又有兩家裝了日光燈啦……”我有些急不可耐。

父親認真地說:“我們家必須裝三十瓦的日光燈管,絕不裝四十瓦的……”

我真是搞不懂了,這是為什么呢?

又是一個月時光過去了,我們家的日光燈終于亮了,站在樓下看上去,美妙絕倫……我拉住小伙伴們幾次三番往我家窗戶望去。

那晚,在日光燈的光芒明亮中,父親給我認真講了他為什么只能安裝三十瓦的日光燈管!

原來,因為父親所操作的精密磨齒機床對光照、防塵環境要求很高,是在大車間里又專門設置的一個機房,相對封閉,一般人不得入內……這個機房里用的日光燈管都是標配四十瓦的。而且,機房所需日光燈管均由父親一個人填報領用。

“咱們家必須用與公家不一樣的日光燈管……免得被人疑問是不是占了公家的光!”父親嚴肅了起來。其實,三十瓦的日光燈管與四十瓦的差別,除了亮度稍遜外,就是看上去燈管要短一些。

我恍然大悟:我們家的日光燈開啟延誤了近兩個月,最終沒有成為本單元第一家日光燈家庭,只是因為父親決心必須要買一只功率三十瓦的,而不能買成與他機房里使用的四十瓦日光燈管一樣。三十瓦的日光燈管當時需求并不多,所以大多家庭都安裝了四十瓦的。父親當時每月工資不到四十元,無論四十瓦的還是三十瓦的日光燈管,每一只價格都是五元錢。可就是這五元錢,在父親眼里的分量真真切切大不一樣……父親所處的工作環境和他的看上去有些“固執”的思想決定了他的“特別行為”。父親騎著自行車一個多月跑遍了整個蘭州城里賣燈泡的商店……汗水,多流了;時間,多花了……但他心里坦蕩,家里的日光燈光芒似乎更加鮮亮了!

如今日光燈早已淘汰,但父親的“公私分明”卻一如既往,他總對兒女們說:公家的“光”一點兒不能沾!(供稿 楊亞新)


新疆35选7开奖预测 篮球澳彩即时赔率 15选5走势图开奖 原创歌曲怎么发行赚钱 彩票软件选号 麻将游戏单机版 3d开机号 浙江20选5开奖 赚钱宝二代访问 最热门赚钱软件 pk10塞车稳赢计划软件 在天津彩票站赚钱吗 正规的彩票app 浙江11选5 电竞比分网esports 温州彩票投注 销售药膏赚钱吗